少女旅行日記

花蓮 台灣打工換宿

我在台灣花蓮打工換宿的小日子(八)語言藝術

跟不同的台灣人相處了一段日子後,我有個小發現,就係佢地講野傾向係好誇張。例如佢地咩都會話:「嘩超美!」、「這個真的超好看!」、「那地方超好玩!」但明明就唔係真係咁靚、咁好睇同咁好玩。佢地係好少話一樣野唔好,就算真係覺得唔好,都硬係要講「還好啦」,聽起上黎好似都OK咁。我問佢地覺唔覺得自己有呢個傾向,佢地話佢地自己都覺,佢地既解釋係台灣人講野比較客氣,唔會好直接話一樣野唔好,差極都會表達一種「都OK丫」既感覺,費事講到咁盡。我就問咁會唔會有點虛偽,唔好就直接話唔好啦。佢地又話但因為大家都係咁講野,所以基本上佢地分得出個人講既「超美」其實等於「幾美」,「還好」其實等於「一般」。所以之後我都學識將佢地講既野個程度減幾成......雖然佢地既出發點都係出於禮貌同客氣,不過我都係比較喜歡香港人的直接簡單,好就話好,唔好就大大聲話「我覺得唔惦囉!!!」

更多台灣打工換宿相關文章

更多花蓮相關文章

更多台灣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