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少女旅行日記

蝴蝶夢裡醒來 記不起對花蕊有過牽掛

在巴黎的最後一個晚上,我跟陪我逛了半天的巴黎男生C說:我覺得有點傷感,可能這次是我們人生裡唯一一次見面,我走了之後很大機會我們從此就不會再見。他淡淡地回應:人生都這樣,唯一解決方法是你不再去認識新的人,就不會傷感。我立即說不可能,認識人是旅途中最重要和最有趣的事情,不同國家的風景其實都大同小異,只有人是每個都獨一無二,有人的旅程才有意思呀。然後他就一副你知道就好呀還有什麼好傷感呢的表情。他又跟我說他旅行時認識的人大多在離開以後都不會再聯絡,旅行發生的事就留在記憶裡。

我們那天從四點半就開始聊天,在北站附近的小社區漫無目的亂逛,逛累了就在街邊的露天酒吧喝一杯,喝完又逛,逛完又喝,一直聊到他送我回hostel,已是晚上十一點半。他是土生土長的法國人,一直住在巴黎,沒踏足過亞洲,但工作上有跟不同國家的人接觸,包括香港。我們就由法國與香港的生活環境與工作方式開始,再聊到男女關係、關於大家的前世今生、旅行經歷、連最近看了什麼電影都要分享......

晚飯快完結的時候,我開始感覺到離別的愁緒,既是對他,也是對巴黎,因為明天就要回家。我以為旅行去多了,就慢慢不會再對路人上心,但事實卻是相反。以前旅行只管玩樂也不太注重跟人的交流,現在卻知道一個人能影響你對整個城市的觀感,而且這幾年旅行中遇到太多好人好事,內心很多感動,記憶更深,也自然有更多牽掛。但我又很清楚,離別以後,沒有幾多人會願意一直保持聯絡,畢竟大家生活的地方相隔很遠,也有很多自己的朋友,沒有非跟對方分享不可的事,只是寒暄幾句又意義不大,歐洲不是台灣,不可能常去,萍水相逢,一生只見一次是很正常的情況。

巴黎這個地方本身是不太討好的,從落機第一天已經覺得這是個龍蛇混雜的城市,朋友說覺得雜過深圳,雖然有點好笑,但我也確實不能否認。外來的人太多,他們不是煩著你要你買紀念品,就是連群結黨在街上聚集、叫囂、鬧交,又或一直用不懷好意的眼神打量你,總之感覺非常不安,我也一直保持戒備。地鐵站大多很臭,我親眼看到有黑人在地鐵站痾尿!(驚呆)如果你對巴黎有無限夢幻的想像,那一定要親自來一趟,現實的巴黎絕對會顛覆你所想,換個角度來說都是一種驚喜(嚇)。

如果有一個城市混濁得不像話,我還是會瘋狂愛上,並不因為巴黎本身,而是因為我在這裡遇到的人,都給我美好回憶。這個巴黎男生、Hostel的Roomates、鐵塔下的韓國女生......所以往後當我想起巴黎,全都是快樂的印象。但也因為快樂,離別時就更傷感。那晚回hostel我跟roommate V分享了我的感受,她說:At least you had a nice evening,right?我輕輕點頭,她再說:that’s good enough.

我帶著這一切回到香港,蝴蝶夢裡醒來記不起對花蕊有過牽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