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少女旅行日記

為什麼要一直往外跑

家裡有個老人家,看著她年紀漸長,感受很深。記性開始衰退,不敢走到離家太遠的地方,怕認不到回家的路,每天只會到家附近的商場酒樓飲茶,一坐是兩個小時。去了這家酒樓很多年,會跟點心姐姐聊聊天,但聽覺不好,酒樓也很吵鬧,很多時根本聽不到人家說什麼,都不過是自說自話,人家問的與她答的完全沒關連。各種病痛來襲,即使你願意帶她出去,她也不願去,因為走幾步已覺累,無地方能去,沒事可做。除了上茶樓,其餘時間都在家中看電視,每日至少看10個小時,電視播什麼控制不了,選擇本來也少得可憐,日復日看那些沒意義的電視節目,日子就這樣過。活到這年紀,朋友也不剩幾多個,只有少數老是不出現的親戚。昨天、今天、明天,對她來說都一樣,生活有多苦悶和無力,我看在眼內時常覺得心慌。

我們都逃不過會慢慢老去的命運,坦白說,我很怕變老。怕有日會聽不到,無法再聽到別人有趣的故事和分享,只能自言自語。怕有日走不動,無力再走出去看風景,只能困在屋裡看著那細小的電視螢幕。怕被迫過著重覆的生活時,回想過去卻發現自己一無所有,原來早在四十年前,有心有力的時候也一直過著重覆無意義的生活,除了返工就只有放工後飲飲食食的零碎畫面。老人家都有一個共通點,總愛想當年,無法自控地不停說著過去的事,因為現在無新事,將來都已經沒什麼好計劃,能想的就只有過去。所以,現在的我只能一直往外跑、再往外跑,當我還能聽、還能講、還能跑、還能想的時候,再感受多一點、再多一點。

旅行途中,看過很多年老的旅行者,走起路來比年青人還要快、笑起上來比年青人更開懷。可以的話,當然希望能一直走到老,一刻都不要停下來。但身體狀況卻不由自主,病痛也總是突如其來,我們都無法預知究竟哪時哪刻會忽然發現自己無力再走,世界的聲音越來越不清晰,連視線也變得模糊。所以,我要趁現在有多遠走多遠,把各地風光和見聞細心收藏在心裡,牢牢記住。若然有天真的只能坐在家中回憶過去,想到的也會是這些年走過的大地、擁抱過的海洋和呼吸過的城市氣味,一邊喃喃自語:「奈良d鹿好惡架會撞人架」「清境d羊好串冇野食唔同你影相架」「西班牙d仔仔真係好高質」「瑞士靚到飛起」「日本個地鐵圖會睇死人但d野真係超勁好食」「台灣人好有愛好多令人霎時感動的好人好事」「關島海水又藍又綠而且個海無盡頭架」......

但,愛旅行的人會青春不老,不是嗎?